欢迎来到三农法治网!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惠农政策 > 正文

11万多农民当股东之后

发布时间:2020-11-12     来源: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     作者:佚名     浏览量:0

  105万亩集体土地焕发新生机、82个村集体完成折股量化、11万多名农民成股东。这是昌吉市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取得的最新成果。

  2017年,昌吉市被确定为全国第二批100个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县市。经过3年多探索实践,以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为核心的“三变”改革全面覆盖,由此闯出了一条乡村振兴的新路子。

  村民共享集体资产收益

  “这两年,我家单靠村集体经济分红,每年就有上万元收入。”10月25日,昌吉市中山路街道小渠子村村民白玉芳告诉记者。在白玉芳眼里,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,让村民切实感受到了作为村集体主人的自豪感,也得到了更多实惠。

  “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,改的就是过去集体产权的不明晰。”小渠子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杨炳荣说,“改革就要让村民能够共享集体资产的收益。”

  小渠子村是城中村,随着昌吉市城中村改造,村里原有的581亩集体土地被征用。“村党支部没有把补偿款发光分净,而是通过出租商业办公楼、返租商铺等方式,让村集体资产得到‘滚雪球’式增长。”杨炳荣说。

  2016年,小渠子村被确定为自治区农村集体产权改革试点村。村里成立了昌吉市首家农村股份合作社,对全村165户407人进行配股分红。

  “有了这个红本本,人人成股东、户户可分红。”村民马贵付拿出股权证对记者说。

  2019年,通过出租2400平方米商业办公楼、1100亩再就业创业基地、8600平方米商铺等经营性资产,小渠子村集体经济收入达290万元。

  昌吉市农村经济管理局党支部书记叶新宇介绍,作为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县市,昌吉市目前已全面完成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确认工作,共确认成员11.2万人。4月30日,昌吉市82个村全部完成集体经济折股量化,成立了股份经济合作社。2020年,昌吉市被农业农村部确定为全国60个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示范县市。

  “一村一策”盘活集体资产

  “村集体分红又分房,日子越过越红火。”白存新说。

  2020年62岁的白存新是昌吉市建国路街道南五工二村村民。10多年前,南五工二村是个城郊村,白存新还是农民,家里种着7亩小麦、玉米等作物。随着城市骨架的不断扩大,现在的南五工二村早已成为城中村,白存新不再种地,收入也更加多元。

  因为是城中村,南五工二村这些年通过村集体土地开发和经营性资产收益,村集体经济迅速发展壮大。

  2018年,南五工二村进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,经评估确定集体净资产达1.4亿元。

  摸清家底后,南五工二村对经营性资产确认股权,并给村民分红,但究竟怎样分红才公平公正呢?“这是个难题,经多次讨论,最终决定对有土地的459名村民,每人按1股量化股权,对没有土地的344名村民,每人按0.8股量化股权。”南五工二村党支部书记孙殿臣说。

  2003年,白存新家盖了一幢小二楼,2006年,村里的土地经过置换,建成了门面房、交易市场等经营性资产。村里给白存新家分了一套门面房、两套住宅楼房,他将门面房出租,每月有稳定的租金收益。现在,他在村里做保安,每月还有3000元工资。

  叶新宇介绍,昌吉市已确定村集体资产23.8亿元,核实集体土地总面积105万亩。“一村一策”制定完善股权量化办法,目前该市折股量化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共计17.5亿元,真正实现了农村集体资产“村民共有、人人有份”的目标。

  产权改革释放乡村活力

  1月22日,在昌吉市建国路街道小三四工一村股份经济合作社首次兑现大会上,799名村民拿着股权证领到了114万元分红款。

  “2008年全村2500亩土地被政府征购后,村里用这笔钱建设了锦江之星酒店,村集体每年收益200多万元,由此也大大增加了村民收入。”小三四工一村党支部书记任作云介绍。

  昌吉回族自治州党委政研室主任、改革办常务副主任鲁志荣说,处理好农民与土地、集体资产的关系,始终是农村改革的主线和重点。而昌吉市作为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县市,进行了一系列探索。

  让集体经济持续增值,就需要会经营的乡村“能人”来掌舵。昌吉市通过“内选、外引、回流、下派”的方式,选优配强63名村党组织书记,选拔一批“双带能人”进入村干部队伍。昌吉市财政每年也至少安排100万元专项资金,加大人力、财力、物力帮扶力度。

  叶新宇说,昌吉市秉持“一村一品、一村一产”发展思路,探索村集体经济发展新模式,增强“造血”功能。针对城中村、拆迁村等集体资产过百万元的经济强村,积极探索投融资模式;在特色农业发展基础好的村,探索“集体+电商”模式;在旅游资源丰富的村,探索“集体+旅游”模式;在旧村改造、空心村,探索“集体+养老”模式;在城郊结合部、中心镇村,探索“集体+物业”模式,提高存量资产利用率,增加村集体资本经营收益。